您當前所在位置:知道網絡 > 新聞 > 時事新聞 >

我們

“破7”引發資本市場共振
8月5日,離岸、在岸人民币彙率雙雙“破7”,當日資本市場,A股三大指數齊跌,且均以當天最低點收盤,期市震蕩。于居民和企業而言,人民币彙率“破7”會産生哪些影響、如何避險成為關注重點。在分析人士看來,在未來全球經濟一體化的背景下,彙率的波動将是常态,對此,企業和居民可以利用期貨、期權等金融衍生品工具以及合理配置貨币資産組合對沖風險。
期市震蕩
A股三大股指齊跌
8月5日9時25分出爐的人民币對美元中間價跌穿6.90關口,報6.9225,較前一交易日下調229點,中間價貶至2018年12月3日以來最低。與此同時,當日在岸、離岸人民币雙雙跌“破7”關口。截至記者18時35分發稿,離岸人民币最低報7.10570,在岸人民币最低報7.04740。
面對人民币彙率突“破7”這一心理關口,當日10時35分,央行迅速表态稱,“7”更像水庫的水位,豐水期的時候高一些,到了枯水期的時候又會降下來,有漲有落,都是正常的。人民币彙率完全能夠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
在資本市場方面,8月5日,滬深兩市雙雙低開低走,A股三大股指均以當天最低點收盤。截至收盤,上證綜指跌1.62%,報2821.5點;深證成指跌1.66%,報8984.73點;創業闆指跌1.63%,報1531.37點。當日,行業闆塊呈現普跌态勢,盤面上,機場航運、保險、房地産開發等多數闆塊集體飄綠;僅種植業與林業、有色冶煉加工、紡織制造等少數闆塊上漲。在概念闆塊中,黃金概念股領漲,截至收盤漲幅3.65%。
在期市上,收盤國内期市漲跌互現,滬金1912、豆二1910封于漲停,滬銀1912漲幅最大達4.10%;鐵礦2001、棉花1909跌幅居前,分别下跌6%和4%。
大成基金認為,行業方面客觀上紡織服裝、黃金等闆塊将受益人民币貶值,金融地産、航空造紙等相對受損。“破7”當日,國内金價盤中暴漲近4%,創六年來單日最大漲幅,金價從5月以來已經連續上漲3個月。總結曆史金價與黃金消費的關系來看,金價連續上漲将使消費者形成追漲預期,推動黃金消費量價齊升。本輪黃金價格在美聯儲降息周期、中美關系波折等中長期影響推動下,上漲持續性強,對黃金消費刺激有望積極顯現。

有利出口
對居民出國消費影響不大
面對人民币彙率市場表現與變動風向,會對居民和企業産生哪些影響備受關注。
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對普通老百姓而言,過去20多年,人民币對美元和一籃子貨币升的時候多、貶的時候少,中國老百姓的主要金融資産在人民币上,受到最好的保護,其對外的購買力穩步攀升,這些均能從老百姓出國旅遊、境外購物、子女海外上學中反映出來。
中國金融衍生品投資研究院院長王紅英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人民币如果貶值,我國居民在國外旅遊、留學方面會提高出行的成本,會支付更多的人民币。
蘇甯金融研究院研究員陶金也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人民币相對于美元貶值,在短期内相對于美國商品和資産購買力下降,對居民赴美的境外消費是不利的。但人民币相對于其他貨币并不一定是貶值的,例如,從人民币對英鎊的彙率來看,人民币近期就呈現明顯升值趨勢,因此,居民可考慮根據人民币相對于具體貨币的貶值或升值,在不同時期進行合理消費決策。
在中國貿促會研究院國際貿易研究部主任趙萍看來,人民币貶值對中國人出國消費影響不大。中國人出國消費已經呈現多元化特點,人民币對美元貶值,但中國人還可以在更多非美元貨币市場進行消費,無需擔心人民币貶值影響人們出國消費的熱情。
此外,從對企業的影響上看,分析人士認為,對于不同類型企業的影響是不同的。
陶金表示,對于進口企業,人民币貶值導緻購買力下降,是不利的。但對于出口企業,人民币貶值刺激外國進口需求,提升産品競争力,對于促進銷售和以人民币計價的盈利改善的作用是很明顯的。而對于暴露于全球競争的國内廠商(如國産汽車廠商)來說,貶值也有好處,因為貶值意味着進口産品價格提高,競争力下降。

對沖風險
合理配置貨币資産組合
伴随全球經濟一體化、彙率市場雙向波動加大,居民和企業避險需求與日俱增。那麼,在面對彙率波動時,企業和居民應當如何對沖風險?
從中國企業彙率風險管理避險現狀上看,今年5月招商銀行和安永(中國)聯合發布的《2019中國企業彙率風險管理白皮書》調查數據顯示,中企避險現狀與避險需求不匹配,彙率風險管理改善空間巨大。大部分中小企業仍僅通過即期交易進行資金運作,但即期交易并非避險産品,無法有效控制企業彙率成本。此外,在利用金融衍生品對沖彙率風險的企業中,有接近七成企業僅對沖不到30%的風險敞口,僅8.6%對沖超過80%的風險敞口。
王紅英表示,企業面對彙率波動想要保證貨币購買力價值不變,可以利用期貨、期權等各種金融衍生品工具進行人民币彙率的對沖。這是穩定企業進出口的一個非常必要的風險管理措施。陶金進一步指出,面對彙率波動,進出口企業有很多外彙套期、掉期保值以及遠期合約和外彙期貨、期權等風險規避方法。例如當預期彙率貶值時,可購入外彙看跌期權,若到期時彙率确實貶值,執行賣出權利,即可規避風險。
“我們不希望企業過多暴露在彙率風險中,支持企業購買彙率避險産品規避彙率風險。同時也要看到,目前人民币彙率既可能貶值,也可能升值,雙向浮動是常态,不僅是企業,即便更為專業的金融機構也難以預測彙率的走勢。”央行有關負責人如是說。
對普通居民而言,王紅英建議,由于缺乏專業性,可以在政府允許的範圍内把自己手中的人民币換成一定比例的貨币資産組合,配置一些傳統避險的貨币,如日元和美元。在未來全球經濟一體化的背景下,彙率的波動是一個常态,掌握金融衍生品的對沖工具,或進行貨币資産的科學組合,将成為老百姓資産管理中必須掌握的技能和知識。
 
來源:北京商報記者 孟凡霞 馬嫡

推薦閱讀